中国民族志电影他是先行者

中国民族志电影,他是先行者

20世纪90年代,云南大学东亚影视人类学研究所副所长、教授谭乐水,带着他的父亲谭碧波等早期参与过民纪片拍摄的老人,重访过去的民族村寨。在跨越半个世纪的影像对话中,记录民族社会的变迁。这些片子拍了近20年,谭碧波等老人已经去世。这部《60年后的重访——中国影视人类学的起点》即将出版。

1977年,从文化部五七干校回到北京的杨光海,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电影组,他得以重操旧业。但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少数民族的纪录片已不被关注,民族学尚在复苏之中。杨光海孤独前行,自己买了摄像机,坚持拍片。直至退休,他共拍摄人类学纪录片40余部。

“分则力散,专则力全。”贫困是人类的共同敌人,对深度贫困,“不管几路来,只管一路去”,务求全歼。要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全国一盘棋,城乡一股劲,东西部一条心,进度安排、项目落地、资金使用、人力调配、推进实施等各方面工作都要集中兵力。政策、资金重点要向“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倾斜,集中解决深度贫困地区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及基本医疗保障问题。

调查还显示,商界领袖已经在权衡适应5G变革之后带来的潜在成本。

颁奖词写道:“杨光海先生的系列作品是中国现代民族志影像实践的起点,并奠定该领域的严谨性与高度。此后,对于民族志影像创作的坚持,使他成为该领域不可替代的标志性人物。”

2008年岁末到2009年初,鲍江用DV录像的方式,对杨光海进行了访谈,并出版《你我田野——倾听电影人类学在中国的开创》。

身着一件陈旧卡其色外套的杨光海,在星光耀眼的颁奖台上说:“这一辈子值了。”

11月27日凌晨5时半,北京密云区医院,88岁的杨光海安详离世。

杨光海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拍摄的影片,全部被德国、日本等国家的学术机构收藏,并被译制成英文版传播研究。

北京科技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师孙志辉如今负责指导11名本科生,他经常与学生们通过面对面、沙龙、微信等方式进行沟通。孙志辉表示,这项工作让自己增加了一些压力,也多了些分享快乐的途径。

打歼灭战,要以“炸碉堡”的精神和勇气,把堡垒一个一个拔除消灭,消而能灭,拔而能除,不允许贫困死灰复燃。要严把贫困人口退出关,杜绝“虚假式”脱贫、“算账式”脱贫、“指标式”脱贫、“游走式”脱贫。要通过建立机制,做好返贫人口和新发生贫困人口监测和帮扶,保障贫困群众真脱贫、稳脱贫。

这一制度,让高校教师与学生的距离拉得更近。

这组精彩的镜头,后来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很高的赞誉。

2017年,招收首批本科生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宣布,对本科生的培养将采用“师徒制”指导模式,为每名本科生设置学业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为本科生遴选出的186名学业导师,绝大多数是博士生导师。确定“师徒”名单后,每位学业导师将负责带领1至5名本科学生。

做这件很吃力而且没有任何报酬的工作,杨光海在给朋友的信中说:“我自觉自愿干的。我年纪大了,应尽快把资料整理出来,留给后代研究。”

北京科技大学对此进行了数据统计和相关调查。据介绍,这项制度产生了不少积极正面的效果:在学业上,13个本科招生学院中,有8个学院大一必修课的不及格率降低;在竞赛方面,截至今年11月底,2019年竞赛获奖比2018年增加402人次,增加了13.65%,获得国家级以上奖项的学生增加了122人次,增加了23.06%,教师指导本科生参加各类竞赛积极性增强。

他还有个心思,编书的时候,“添加参与者的名字”。按照当年影片拍摄时的规矩,每部完成的片子都没有职员表,只写xx调查组的名称。这一愿望在2015年实现,《中国民族社会科学纪录片文本汇编》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其中加入了杨光海费了很大周折才找到的参与者的名字。

(责编:实习生(赵异慧)、熊旭)

这批由国家主导拍摄的民族纪录片,由于特殊的政治背景,问世后作为内部资料从未公开放映过。它们被放置在中国社科院民族研究所等研究机构里,落满了灰尘。而与这批片子有关的创作者们,也几乎无人知晓。

说起导师对自己的帮助,秦梓杰表示:“在导师的带领下,我逐渐走进了科研的世界。导师还以亲身经历告诉我,在大学里要端正学习态度,并对我提出了四点要求:一是按时上课,二是独立完成作业,三是要保证一定的自习时间,四是适当参加课外活动,注重提升综合素质。”

1950年2月,昆明解放,杨光海被新生活吸引,报名参军,考入西南军区军政大学,1952年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

杨光海与瑶族群众在一起。资料图片

成了闲人的杨光海,开始把所有精力投入到民族纪录片文献资料的整理上。

拍《独龙族》更为艰难,摄制组带着沉重的摄影机、脚架、行李,乘坐火车、货车、邮车、马车,20多天才从北京辗转到云南贡山县,又从贡山跟着马帮走了10多天,翻越碧罗雪山,穿越茫茫森林。那时正是困难时期,没有足够的粮食,体力消耗很大,吃不上蔬菜,偶尔能捡到马帮丢弃的莴笋叶放在面疙瘩汤里煮着吃。拍了两个多月后,又要赶在大雪封山前走出来。

纳粹补充说:“通过正确的商业战略和生态系统合作,全球5G的使用案例和商业产出还是非常令人信服的。通信服务提供商现在应该采取行动,确保他们处于5G生态系统的核心,以释放潜在的增长。”

杨光海后来在他的文章中写道:“《佤族》剽牛的镜头,与会者表示敬佩,认为拍得真实自然,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外国学者向他们提出了许多问题,“在西方导演眼里,中国的一切都是新奇的。”他们发现,“中国是世界上将影视手段最早应用于民族学研究的国家之一。”

在最近的一次沟通中,冯凯提议让秦梓杰制定一份生涯规划,确定自己的发展方向。

“这是中国学者第一次公开提出‘民族志影片’的概念。”郭净认为,它表明杨光海等少数学者,已经觉察到中国民族志电影发生了转折:国家机构不再成为这类影片制作的主导者,学者和学术群体将成为学科发展的推动力量。

以杨光海这次经历写成的文章《独龙江畔》发表在1962年5月8日的《中国青年报》上。

青年杨光海。资料图片

在领导和同仁的支持下,《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科学纪录影片剧本选编》《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科学纪录电影资料汇编》两本著作,终于作为内部资料在1983年以铅印本问世,成为研究中国早期民族志电影的基本资料。

《佤族》是其中的第一部。当时佤族还处于原始部落、刀耕火种时代,语言不通,很少有人进入,摄制组首先和头人沟通,为了取得信任,向每家每户赠送盐和茶叶,和他们一起喝水酒,吃烤在火塘边上长蛆长毛的肉。

搬演较多的是《苦聪人》。苦聪人(后经民族识别,确定为拉祜族的一支——记者注)一直散居在滇南哀牢山的密林里,20世纪50年代,经过解放军长途跋涉艰苦寻找,将大部分苦聪人迁移到政府安排的村寨定居。

但是,这部影片让他记住了一个名字:杨光海。

动员国家力量创作的影片被蒙上历史尘埃

一生低调、从不张扬的杨光海,与这个世界的告别也是静悄悄的,送别他的,除了亲属、同事,只有几位从北京本地和昆明赶来的好友。

在此后多年的拍摄中,即使提纲上没有写到、合同里没有要求拍摄的,只要杨光海觉得需要抢救,他就拍下来。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他们认为,没有杨光海的坚持,中国影视人类学的命运必然有所不同。

2011年,郭净组织了一个小团队,访谈了9位中国民族志电影先行者,并出版《中国民族志电影先行者口述史》。他们是:杨光海、徐志远、谭碧波、杨毓骧、蔡家麒、曹成章、刀永明、刀述仁、杨俊雄。

研究中,郭净意外发现,1982年,杨光海在《民族学研究》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将“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科学纪录影片”的名称,改为“民族志电影”。

为了解导师制一年来的实施情况,从学生视角发现相关工作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北京科技大学还针对2017、2018级本科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发放调查问卷7187份,回收有效调查问卷3692份。结果显示,68.96%的学生表示与导师沟通良好,学生认为导师在专业引领、帮助适应大学生活、培养学习兴趣方法、提高思想品德等方面帮助比较大。

5G运营成本被视为热门话题,五分之四(80%)的受访者认为,随着5G技术的实施,管理其IT基础设施和应用程序的成本将增加。近三分之一(31%)的人认为实施5G的前期成本太高。

进入2000年以来,一批学者意识到,中国早期民族志电影先行者正在老去,撰写口述史、留住他们的影像、整理他们手中的资料,刻不容缓。

这项动员了国家力量的影片创作计划从1957年启动,到1981年结束,共计完成了21部影片。这是迄今为止中国民族志电影史上投资最大、动员最广、历时最长的一次拍摄活动。

1989年5月2日,德国弗莱堡的一个人类学电影学术交流活动上,仅有3个人的中国代表团在影展上播放了5部中国影片,引起了外国学者的极大兴趣。“在此之前我们对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电影一无所知。”德国弗莱堡市立电影院负责人科贝说。

对这批影片的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影视人类学中心主任、副教授朱靖江认为,中国这一史无前例的民族志电影摄制活动,“前辈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创作方法体系”;“这批影片在中国人类学历史上第一次为16个少数民族建立了影像档案,奠定了中国影视人类学的学科基石”。

2009年,云南大学人类学教授尹绍亭主编的“田野中国丛书”,收录了杨光海的专著《民族影志田野集录》;2014年,云南人民出版社资深出版人尹杰为杨光海编辑出版了《镜头中的民族记忆》《中国民族社会历史科学纪录片文本汇编》。

在党中央坚强领导和全国人民共同努力下,近年来脱贫攻坚乘胜前进。预计2019年全国减贫人口将超1000万;截至2019年底,95%以上的贫困人口可以脱贫,90%以上的贫困县可以摘帽。我们的目标正在变成现实。目前全国剩余贫困人口数量虽然已经不多,但都是脱贫难度最大的“三区三州”等国家层面深度贫困地区。作为坚中之坚、硬中之硬,这是脱贫攻坚必须攻克的最后堡垒。

《苦聪人》完成后,已有民族学人类学意识的杨光海开始不完全按照提纲拍摄了。

为此,杨光海等摄制人员又辛苦跋涉返回牛塘寨,补拍了一些内容,前后一年才完成《苦聪人》的拍摄。

云南省社科院研究员郭净也发现,新中国成立之初,杨光海受到的西方教育仅仅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影师训练班上,与荷兰电影导演、纪录片大师伊文思交流过。

他的风格像费拉哈迪,但他从未看过费拉哈迪的片子

将参与者的名字编入书中

埃森哲(Accenture)高级董事总经理、通信和媒体行业负责人乔治•纳粹(George Nazi)表示:“5G与其感知到的安全风险之间的联系是复杂的。”,“根据我们的研究,高管们认为5G有助于确保他们的业务安全,但5G网络架构在用户隐私、连接设备和网络数量、服务接入和供应链完整性等方面也提出了固有的挑战。”

据悉,目前,北京科技大学1360名专任教师担任10638名大一至大三本科生的导师,其中,长江学者、国家杰青、青年长江学者等担任导师的比例是100%。

位于昆明云瑞西路的子雄摄影室,是20世纪40年代昆明有名的照相馆。15岁时的杨光海因读过小学识字,被招收为照相馆的学徒。老板郭子雄不知道,这位从云南大理湾桥乡靠走路、搭货车,用六七天时间才来到昆明的白族少年,数十年后,会成为“中国民族志电影第一人”。

不仅如此,企业对于5G背后的安全性也持怀疑态度。 超过三分之一(35%)的受访者对5G的安全性表示担忧,而去年的调查为32%。 此外,超过五分之三的受访者(62%)表示担心5G将使他们更容易受到网络攻击,并认为绝大部分风险将始于用户级别,无论是设备还是人群。

1957年,为配合全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经国家领导人批准,全国人大民委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原民族研究所与八一电影制片厂、北京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等单位,开展了民族纪录片拍摄工作。

从子雄摄影室的学徒到不怕死的摄影师

研究还发现,企业已经意识到,他们需要外部支持来释放5G的潜力。近四分之三(7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需要帮助来想象未来5G互联解决方案的可能性,预计在内部开发5G应用的企业比例在过去一年中已从23%降至14%。

2003年3月,在昆明举办的“云之南人类学影像展”(后改名为“云之南纪录影像展”——记者注)上,播放了杨光海拍摄的《佤族》《鄂伦春人》《永宁纳西族的阿注婚姻》三部片子。影像展闭幕时,组委会向杨光海颁发了“云之南奖”,一枚云南省博物馆收藏的国家一级文物“滇王金印”的复制品。

杨光海能加入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科学纪录影片(以下简称“民纪片”)的拍摄队伍,与他在子雄摄影室培养起来的对影像的爱好和精湛的摄影技巧有关。

狭路相逢勇者胜,打歼灭战的关键是人。端掉深度贫困那些顽固“碉堡”,就要派最能打的人。县级党委是全县脱贫攻坚的总指挥部,县委书记要统揽脱贫攻坚。贫困村选派的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大学生村官,要与群众拧成一股绳。

2019年,东南大学发布的《2020一流本科教育行动计划》推出导师制,为本科生配备包括硕导、博导和院士等在内的优秀导师,为本科生搭建最好的指导平台,在潜移默化中培养本科生的学术素养和规范。东南大学每年的本科招生人数在4000名左右,导师制实行后,平均每名导师指导每个年级的两名本科生。

PNY 将于不久后向商业客户销售,价格尚未披露。

也是在这一年的4月,北京国际电影节首届中国民族志纪录片学术展组委会,向杨光海颁发了“终身成就奖”。

1981年,因杨光海拍摄的影片引起争议,他所在电影组撤销,电影器材、工作样片“胡乱入库”。杨光海痛苦愤懑,“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1958年春耕开始前,云南普洱市西盟区(后改为西盟佤族自治县——记者注)阿佤山的岳宋寨,年轻的杨光海抱着一台苏联产的埃姆摄影机挤在人群中,为了拍到剽牛的瞬间,他不顾一切地往前靠,突然,一头疼痛难忍的牛向他扑来,吓得杨光海连连后退,大拇指一直按着摄影机开关,惊慌中拍下了牛被剽后怒吼挣扎暴跳的情景。

为了拍摄重现苦聪人漂泊在原始老林里的迁徙和“钻竹取火”生活,摄制组安排了一个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的家族,在野外露宿,篝火被雨水浇灭,苦聪人钻竹取火,再次让篝火燃起,夺回了温暖。“影片中的雷鸣电闪,刮风下雨,都是后来在北京搞的特效。”杨光海说,“真要下雨,就拍不了”。

然而,20世纪五六十年代,很多民族都发生了变化,一些历史现象和社会结构已不存在。为把被拍摄民族的“社会历史面貌留存下来”,拍摄小组采取了“搬演复原”的方法,被拍摄的村民们成了演员,演绎着逝去不久的生活。

“我拍片子既不仰视也不俯视,我是平视的角度。和他们吃住在一起,以族里人的身份来拍摄。”杨光海说。

而从今年的秋季学期开始,中国人民大学全面实施“导师领航”系列项目。除了已有的学业导师制、新生研讨课以外,今年中国人民大学按照“三全育人”的思路启动实施新生导师引航计划,为每一名本科新生配备成长导师,全方位指导学生成长发展。

那次影展上,杨光海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对半个世纪前深入高山深谷、原始丛林拍摄回来的片子,心怀遗憾。他反复说:“我没办法,我很遗憾,我很惭愧。”

当时,为了影片的“科学性”,拍摄前,各民族调查组先写出提纲,经领导和专家审查通过后,由学者和摄影师组成拍摄小组,到当地后再根据实际情况修改提纲,撰写分镜头剧本,再进入拍摄。

当然,为了更好地发挥性能,客户最好还是在风道设计优良的机箱中使用。对于机架式服务器等应用场景来说,系统自带的暴力扇并不会成为瓶颈。

杨光海是代表团成员之一,他是经由原《环球银幕画刊》副主编、德语翻译冯由礼的推介而来,这是他第一次出国。

尽管如此,调查显示,企业正在考虑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四分之三(74%)的受访者表示,随着5G的出现,他们预计将重新定义与安全相关的政策和程序。

如今,不少高校就开始为本科生配备导师,这些导师不仅有“青椒”,还有长江学者、院士等“学术大咖”。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鲍江记得,杨光海最爱说的一个词是:通力合作。在杨光海看来,这个以国家力量主导的拍摄活动,强调的是“合作”:与学者的合作、与当地干部的合作、与兄弟民族的合作。

1962年-1963年拍摄《鄂伦春族》时,杨光海用四季狩猎讲述了鄂伦春族由家族公社到农村公社的变化,注重了民族学的内容,记录了他们的婚姻、丧葬、服饰、手工艺品等。这是杨光海最满意的片子之一,它被国外专家称为“一部典型的民族志影片”。

最早研究中国民族志电影的德国影视人类学家瞿开森,认为杨光海拍摄的风格很像西方“纪录片之父”费拉哈迪(Robert Flaherty)。“但老杨从未看过费拉哈迪的片子,这让我很惊讶。”瞿开森说。

多达79%的受访者预计5G将对他们的组织产生重大影响,其中57%的人预计5G将是革命性的。与之前的通信网络相比,只有不到四分之一(24%)的受访者认为4G的影响是革命性的。

调查结果从根本上表明,随着全球对5G技术巨大潜力的认识,采用5G技术的企业对于5G前景非常看好。这是非常有利的,人们对于5G的认识正在不断的提高。例如,8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预计在未来四年内使用5G支持该领域的移动员工,高于一年前同等调查中的68%。

这个影展经过媒体的报道,杨光海等一批被遗忘的中国民族志电影人,开始重回公众视野。

2015年8月,朱靖江策展的杨光海民族志影像展,在大理摄影博物馆开展,这是84岁高龄的杨光海生前最后一次重返故乡大理。他向博物馆捐赠了近500张照片,3部纪录片的拷贝。博物馆馆长赵渝说,“苍山洱海将永远铭记他的光影人生”。

杨光海的知识,大多靠自学和领悟。有关人类学民族学的启蒙,来自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著名民族学家、人类学家林耀华。拍完《苦聪人》后,林耀华审片时,问了他很多问题:苦聪人有没有胞族、氏族,他们的婚姻、丧葬和重大节日是什么。“我蒙了,答不出来。”

云南省社科院民族研究所学者和渊当时是这个班的学生。他说:“影片中的搬演摆拍,让我们这些刚刚开始学习西方纪录电影理论的年轻人,觉得影片惨不忍睹”。

前不久,北京科技大学举办了一场本科生全程导师制工作研讨会。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了解到,这项制度自去年开始全面实施。据北京科技大学校长杨仁树介绍,这项新制度有两个关键词:一是全过程,即本科生导师制贯穿大学本科一年级到四年级,突出“全程”指导;二是全覆盖,即本科生全程导师制在全校范围内全面推开,为每名本科生配备导师,覆盖学校全部院系和所有专业。

40年后的1999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云南大学东亚影视人类学研究所第一届影视人类学硕士培训班的学生观看了1957年拍摄的《佤族》。

杨光海给当年参与拍摄的人写了30多封信,他们纷纷给杨光海寄来收藏多年的文件、文本、信件等。对一些只字未存的影片,杨光海听着影片的录音,一句一句抄录解说词。书稿送到印刷厂,有的印刷字迹不清,他又花了3个月时间抄写成手稿,再拿去付印。

这种拍摄方法,在当年设备落后、胶片短缺的情况下,使创作任务完成得较为顺畅。

由于民族纪录片的摄制参与部门甚多,相关的拍摄提纲、分镜头剧本、解说词等,没有专门的机构集中保管,散落各地,有的甚至已经丢失。

“他告诉我,迷茫时可以多看看身边同龄人都在做些什么,给自己一些不同角度的思考,明白自己当下所处的人生阶段,清晰自己的未来目标和发展方向。相信在他的帮助下,我会在未来走得更远,发展得更好。”秦梓杰说。(叶雨婷)

这位中国民族志电影先行者,一辈子沉浸在民族纪录片的拍摄和资料整理中。那些黑白的、彩色的影像,关乎民族历史、国家记忆,更关乎民族文化的传承。

为本科生配导师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

摄制组还把别的村寨的人集中到牛塘寨,搬演“男女谈情说爱,吹着芦笙跳着舞”。

面对深度贫困的“碉堡”,我们就是要背着“炸药包”舍我其谁地冲锋前进,英雄如我高呼一声:“为了全面小康,前进!”

参加新中国第一批少数民族纪录电影片的拍摄时,杨光海只有25岁,那时他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摄影助理。

Author: philsites.com